非洲五大石油和天然气投资热点

非洲五大石油和天然气投资热点

投资是石油和天然气的命脉,如今正流经非洲,石油巨头们向非洲投资了数十亿美元用于开发油气。

尼日利亚

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(NNPC)集团常务董事Maikanti Baru博士表示,从现在起到2025年,约有1940亿美元准备用于非洲资本支出,其中,尼日利亚计划在2019年向世界公开价值480亿美元的油气项目。

目前在Kolmani River-2井进行钻探,仅这口井就拥有约113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。许多非洲国家的海上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碳氢化合物黄金,以尼日利亚为例,在1000米和1500米深度的水域便可以探测到。

母公司壳牌(Shell)在尼日利亚的子公司—壳牌石油(Shell Petroleum),为2019年以后在尼日利亚的进一步现金流注入了150亿美元,这笔资金被指定用于深海、浅水、沼泽和陆地。

在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的2019-2021天然气液体招标开始时,共有223家公司表示有兴趣将尼日利亚液化天然气提升到新的高度。

马达加斯加

马达加斯加所占比例不到预计资本支出总额的四分之一。这使其成为非洲第二大投资国,占未来项目支出23%左右。

埃尼集团(Eni)已承诺向天然气储量丰富的Rovuma盆地的浮式液化天然气项目投资逾60亿美元。Coral South项目是一个价值47亿美元的海上浮动天然气中心,而英国石油公司和埃尼集团都对Coral South项目很感兴趣,已签署了一项购买该处生产的100%天然气协议。

Rovuma液化天然气是另一个重要项目,是由埃尼集团与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合资项目,价值26亿美元。据估计,莫桑比克液化天然气项目的整体资本支出可能高达500亿美元,有了这些收入,政府几乎可以完全改变国民经济和基础设施。

公司税低至21%,相对较低的特许权使用费,以及简单易懂的石油和天然气法规,使莫桑比克成为了投资者的沃土。

埃及

埃及现在每年生产17亿立方米天然气,自2016年以来已增长了30%,这使其成为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大型生产商。如今埃及是主要天然气出口国,资金越来越多的涌进,进一步勘探与开发活动也正在开展。

石油部长Tarek el-Molla表示正在制定进一步激励措施,以提高埃及投资吸引力。政府将于2019年第一季度在红海发起新一轮的投标。

英国石油(BP)承诺从2019年起,将再投资150亿美元,这也是今年100亿美元石油项目的基础。英国石油公司董事长Bob Dudley称,过去两年来,英国石油公司在埃及的投资额已经超过了其他国家。

道达尔公司近期收购了Engie集团的液化天然气投资组合,该产品组合具有丰富的液化天然气液化潜力,可获得液化天然气销售和采购协议的收入,新的油轮船队以及通往欧洲的再气化路线。

毛里塔尼亚

大西洋之下,西非海岸蕴藏着大量石油和天然气,毛里塔尼亚就是一个例子。

Tortue Ahmeyin油田吸引了众多外国公司的关注。科斯莫斯能源公司(Kosmos Energy)是发展该重大发现的关键动力之一,该公司与英国石油公司合作开发了横跨毛里塔尼亚-塞内加尔海上边界,价值20亿美元的浮动液化天然气枢纽。

预计Tortue Ahmeyim浮式液化天然气(FLNG)项目将耗资20亿美元,也将为毛里塔尼亚政府带来20亿美元的收入。

毛里塔尼亚在石油和天然气投资方面有很多优势。首先,若发现碳氢化合物,其税收和财政体系将使勘探获得更高的效益。其次,目前还不需要支付特许权使用费,企业所得税浮动约25%。

赤道几内亚

这个依赖天然气经济转型的国家正成为非洲主要投资热点之一。

来宝能源公司(Noble Energy)正进行赤道几内亚近海地区Alen天然气项目的投资决策,该项目将使该国的天然气收入有望达到数十亿美元。赤道几内亚依靠同样的现金流量准备进军毛里塔尼亚和马达加斯加,以获取其丰厚的利润。

在过去的十年里,该国已成为非洲第三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。2019年4月,赤道几内亚宣布将在新一轮的招标中提供13个深水和超深水区块,这些区块中包括海上区块R,涉及目前暂停的Fortuna天然气开发项目。因此,它将成为第一轮同时包含勘探区域和开发区域许可证的竞标。

非洲五大石油和天然气投资热点

非洲石油周

2019/11/04-08

南非开普敦国际会议中心

本文最终解释权归ITE中国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